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海军 > 致户县一中89级5班

致户县一中89级5班

 正月初五,班长朱敏童鞋在户县一中895班微信群里公布了几张班上同学当年的老旧照片以及一张同学们亲笔签名的班级名单;有心的他还对这些照片进行配音,做成了视频相册。瞬间,一石激起千层浪,群里热闹起来。大美女惠玲贴出了当年的靓照,班主任王荣科老师借着年气发开了红包,小云、哲民、廼琴、韶华、君安、爱玲、张丽也纷纷加入。有的人抢红包,有的人聊人生,有的人拉家常、侃大山当然,这里的“有的人”也包括我。

班级全体人员合影

看着手机上朱班长发来的几张泛黄照片,对照着那份破旧的班级名单,突然发现,要把照片和人名一一对应起来,竟变得如此困难。高哲华、闫亚妮、向建勋……60名同学的名字还好,都有印象,但照片上的面孔能叫得出的仅有十之三四。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的功夫,89年高中毕业至今,居然已过了28个年头。由于种种原因,毕业分手后,和这个班上绝大多数同学居然再也没有见上一面。

户县一中89级5班名单(亲笔签名)

如果人生是一个漫长的旅程,户县一中895班就是一个小小客栈。大家在这里聚首,做短暂的休整后,又匆匆收拾行李,各奔前程。在户县一中895班的日子,满打满算,我待了一年半。高二文理分科后,便去了理科一班。尽管和同学们相处的时间很短,但这个集体团结紧张,积极向上,朴实无华,深深影响着我的一生。

右为官二代朱敏

贫下中农和官二代朱敏(右),由左到右依次为刘哲民、恺娣和夏忙

在那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年代,我等班里大多来自农村的年轻人被贫穷、苦闷、自卑、竞争、命运,甚至饥饿困扰着,要在心理上取得仅存的一点优越感或者叫虚荣心,唯一做法就是满怀“知识改变命运”的信仰,时刻保持刻苦学习的斗志,“目中无物,只读圣贤”,维持学习成绩上的名列前茅。

微信上,小云同学笑话我“曾对班里女同胞无视”,这下知道原因了吧。当然,还有一丝“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思想因素在作怪,这里解释一哈。

 

班花几朵,能上树的都是凤凰

微信里,夸下海口,说要写一篇关于户县一中895班的记忆文,这对于一个高校老师来说,应该不再话下。但真的拿起笔,还真是感到无从落笔,索性就想到哪写到哪罢。

尊师重教,先写班主任王老师吧。印象中王老师身材高大,嗓音洪亮,很朴素,长得很帅。王老师才华横溢。记忆中早年在乡下教语文,教学效果卓著,曾在《光明日报》刊登华文一篇(注:光明日报乃党中央报,鄙人也曾借《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等党媒沽名钓誉过一把),震惊整个户县教育界;于是被上调至县城户县一中教书,后又转战省城西安某中学任教,一步步高就。王老师重情重义。前两年师母过世,曾含泪撰写《与妻书》,至今我还珍藏有一本。该册子我仔细读过,文字很感,读时眼眶都湿了,于是随即和一篇“读恩师王荣科《与妻书》有感”博文,永远定格在了自己的科学网博客上。如今王老师已过花甲之年,退休返聘后,仍坚持在教育战线上发挥余热。学生在此拜年了,祝您身体永远健康,生活快乐。

 

班级部分合影(前排左二为班主任王老师)

官本位,第二个写班长朱敏。中学时的朱敏是典型的官二代,也不知道他爹当什么官,反正当时只知道是县城官家的娃;朱童鞋穿皮鞋,还时不时西服领带,关键人还长得帅,这一切的一切,让我们这些衣服褴褛的乡下娃情何以堪呀!心里说不出的那个“羡慕嫉妒恨”那!不过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遥遥领先于他,心理、物质上也算持平(开玩笑,那时候只知道读书哪管这些呀)。朱敏给我的印象是办事干练,帮里许多活动都愿意出头组织,要不怎么能当班长呢。他高中毕业后在西安政法大学读书,大学毕业后留西安公安局工作,不久就结婚了。婚后,我和成梁曾到他家里玩过一次,他小两口家是两室一厅,在西安城中心,尽管房子不大,但当时着实让我等屌丝好不羡慕。他拿出了红酒白酒招待…..总之,朱敏为人豪爽,相传有“同学放假砍柴南山下,眼部重疾,慷慨借宿”的佳话;朱同学家境优越,办事干练,加上有个当官的爹,现在应该混得不错,故微信上我们称他为“朱局”。

朱敏和德良

重色轻友,接下来写班花王惠玲。王童鞋人长得漂亮,讲话干脆,也很能干,关键是办事热情高,这一点很像我现在的太太。王童鞋也属于县城人,衣着自然要比班里的“村姑”要时髦许多。那时候,班里的晚会,甚至学校的比赛她经常会担任主持人。关于惠玲童鞋,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她曾在户县一中演讲比赛上担任主持。她身着白色连衣裙很优雅(最近微信上她上传了那张做主持人的照片,说那件衣服是她老妈花了13大洋特意买的);记得那次主持中,她经常会把“第二(位选手)….”说成“第额(儿)位….”,台下我们几个男同学一个劲使坏跟着“第额”、“第额”地学。后来她高中毕业上了西安旅游学校,就在友谊西路的西把头,和我就读的西北工大很近。读大学的时候她曾来西工大玩过两次,此后就渺无音讯。前两年QQ上才和王同学取得联系。此刻,我们家已经转战上海,在同济工作。久别后的大家彼此已为人之父母。由于我太太曾做过高校招生宣传工作,且两家孩子们都面临高考,于是她们就此探讨起来。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她们两人已建立了很好的友情,在网上还共同拜师,和我的一位好友----叶画家学画画呢。

班花几朵,左为惠玲,中培红,右小燕

魏承梁,当时的体育委员,出身和鄙人类似,都属于“穷人家的孩子”。魏童鞋89年西安交通大学读的计算机本科,后取得该校管理专业的硕士,然后广东创业,最后返回西安,现任某银行技术部老总。印象中的魏同学学习刻苦,性格耿直,办事执着,敢担当。记得班里搞活动买了一包瓜子,我们事先磕了几枚他都跟我红过脸(德良是见证人),这就是他。承梁喜欢下象棋,但很少赢过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到交大去玩找过他,我们和朱班长一起爬过山;那“张沈大侠pk朱局的pose对打照片”应该就是他当时拍的。前两年,他来上海,我们吃过两次饭。聊天中,得知他的女儿叫贝贝,夫人在西安某高校工作;在西安他有了很大的房子、很好的车子;他事业如日中天,但喜欢骑自行车旅游加锻炼身体;还谈到了几年前89级高中同学搞了一次聚会,言语间幸福之情扑面而来。真为他高兴,祝他全家永远幸福。对了,魏同学还有一个新浪的博客,博客名叫“果子”,经常会有一些家乡的照片传上去,点击率比较高,我经常也会去点个赞什么的。

 

 

 

 

 

 

 

 

 

沈大侠和朱局PK

接下来写崔小云同学,按理说她应该不是这个班的,准确地说她应该是文理分科后才到这个班的,我和她在这一块没有“交集”。不过,前几年她帮鄙人多次修改过文章(国际刊物的英文文章,她是外语专业),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故提前写,没办法呀!“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高中时我对崔同学丝毫没有印象,前几年班级QQ群里才算认识。QQ聊天时知道她也是西北工大毕业的,是校友,故有了一些亲近感。小云同学现在广州某高校工作,她的QQ空间我会有去看,她经常会晒一些自己学生的“光辉”事迹出来,同时学生也对她有着极高的评价;因为都是高校老师,故对她的敬意油然而生。小云童鞋的总体印象是两个字:热情。尽管未曾谋面,但QQ相册上可以看到她的面容,可以看到她的孩子、先生、家里赡养的老人,甚至房内布置,还可以看到她养的花草…..总之,很温馨。小云家的公子学习极其优秀,很健康、阳光,我很喜欢。于是她说将来要娶我沈家的千金做儿媳妇。

右一为小云童鞋

如果说朱班长是官二代,那么魏小钟同学应该属于商二代。小钟的父亲是河南人,在户县火车旁安的家,搞了个汽车修理部,算半个县城人吧。应该讲,小钟同学和鄙人的个人关系还不错,高中毕业时还送我笔记本一个呢。记忆中小钟个子很高,偏瘦,很绅士。尽管高考时他以户县文科状元身份上了上海财大,但分科前成绩在班里却一直平平。小钟性格很耿直,他是那种“可以当着众人面,把地上半块馒头捡起来,撕去表皮然后吃下去”的那种人,故很敬佩他的这种性格。多年前得知他娶了班里的一位女生武爱峰。小武童鞋我的印象其实很模糊,应该属于我当时“无视”的女生序列吧。后来,小钟发来了全家福,看后才恍然大悟:奥,原来是那位女生呀!魏同学的全家照上,漂亮的女儿、恩爱的同学夫妻,很温馨,一看就知道过得很好。这里,我祝福你们白头到老,全家永远幸福。

小钟、爱峰全家照

高哲华同学应该是这个班上我认识最早的。初中一年级时我们就是同班同学,那时是在户县十中,一个南山脚下的偏僻学校读书。当时,高同学的父亲是户县十中的校长,很巧,高校长和家父也曾是中学的同学。有校长老爹庇护,念书是一种什么感受呀!故高同学在班里的礼遇应该可以想象。不过高同学还是靠实力的,当时她不但是班长学习也极其优秀。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我离开了户县十中前往天河初中就读,离开了高小姐;不过高中我们又碰面了,都来到了户县一中的895班。印象中高同学家境宽裕,着装自然也要好一些;她圆脸,说话柔和,属于长相一般但耐看的那种。前几年QQ中得知她在珠海某金融机构就职,就这么多。高同学,也不知道你现在变什么样了?是不是还是圆脸,老同学这里祝福你们全家幸福!同时也代问高校长好,他老人家应该年近八旬了吧!注:他的同学--我们家老爷子已走路蹒跚了,不过身体还算硬朗。

班级部分人员合影(后排三个女童鞋为惠玲、韶华和哲华;前排中为王老师)

王廼芹,罗氏村娃,短头发,很朴实,励志女一枚。成绩每每全班前茅,不让须眉,高个子,清廋,说话爱笑,浑身正能量,应该属于江姐类型的吧!当年分科后一起去的理科一班,毕业时英姿勃发,考进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后入西安黄河厂就职,再后来去了广东发展,现已成业内的“白骨精”。由于西安科技大学里西工大很近,大学时曾来西工大玩过几次。QQ中得知廼芹的宝贝女儿已经上中学了。女“超人”童鞋,现在事业上还那么拼吗?

陈小琴,一个高个子的女生,高中时代没有太多关注,印象中讲话嗓门高,做事风风火火。大学毕业时我去了阎良西飞工作,她也去了阎良公安局;当时只知道她男朋友在西安。那两年里我们偶有来往,她还带我去酒吧里唱过歌呢!免费的好像,当警察这一点就是好。后来我“逃离”了阎良去读研究生,此后就再也没见过她,直至近来QQ上看到。感谢小琴,感谢阎良那两年寂寞日子里的来往。

 

班花四朵,坐着的为惠玲,右为小琴

宋安平,宋村的大男孩,我的同桌;话语很少,很憨厚,很朴实。印象中喜欢打篮球,但不是打得很好。文理分班后就来往少了。最近几年才知道他已经做了净水器才的老板。网上照片显示,他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老宋人还是那样,基本没变,稍微胖了些。

不知不觉中,A4纸张已经写了3页。抬头一看,才写了七八个同学。班里另外50几位还没有提到呢。不行,得缩写!

麻水龙,头有些谢顶,下象棋很好,就是下棋速度太慢,我是个急性子,这一点我很讨厌;现在据说老麻开了一个照相馆,承包了n亩葡萄园,前年孩子上了名校,下次遇见了得杀上一盘棋,不过不能太慢。赵德良,书法家,长得太瘦了,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说话幽默,现在西安某银行工作,应该富态一些了吧。张养军,班里年纪最小的同学,讲话语速快,毛毛糙糙,老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西交大就读,后到北京发展;张童鞋父亲是中学老师,给我哥哥教过语文,到张同学家曾去过一次,他家的然面味道很不错。海顺,头发最长的男生,太瘦了,又不是搞文艺的头发留那么长干嘛,学校总务处每次整顿学生仪貌老被抓。张韶华,高个子的县城女生,经常和惠玲在一起,“无视女”系列;刘哲民,个子很高,喜欢打篮球,但常常装病不去跑操;程朝阳,记忆中走路有点女里女气的;孙卫红,县城娃,好像最后做了妇产科大夫(用宋丹丹的话来说:“这不是职业流氓吗!”);姚军利,开朗的性格,说话幽默,我很欣赏,现在在西安当交警,中队长了好像。李昂,庞镇的小伙子,很朴实,爱打篮球爱下棋,但水平都很一般;家里有磨坊,闲时帮家里卖过豆腐。杨广深,班上的活宝,迪斯科舞跳得很好,不过手脚不干净,在学校里偷了大家的饭票后被开除,有一段时间好像暗恋帮上的某高姓女童鞋(此处说法不一)陈乔,班里罕见的西安省城学生,穿戴不亚于朱班长,同我们贫下中农不是一个阶级,故远而敬之;张军会,五竹乡小伙,腿有风湿,个子较矮,很朴实,只知道最后去咸阳弹簧厂工作去了。向建勋,老穿个皮夹克,家里在县城市场摆了个衣帽摊子,老爱说“精辟!”二字。刘昭阳,涝峪人,脸上青春痘很多,只知道后来去乡下邮电所工作了;杨吉昌,朴实,军用鞋,穷苦孩子,后来去了西安磁带厂工作;刘培红、李慧萍,曾在户县十中和家兄是同班同学,乡下的女孩子,都很很朴实,话较少。张丽萍、闫爱玲,当时男生宿舍里有人说她俩长得很漂亮,我也这样认为。连恺娣,印象中一身蓝色学生装,很精干,农村孩子,班里唯一能够空翻的男生。王石昌,篮球打得非常好,不过学习欠佳,最后去了普通班。张权明,据说家里很有钱,但却依然穿的极其朴素,人很清瘦,说话着急时会有些结巴。王江辉,农村大哥一枚。郭志强,喜欢打篮球,和我在教室里拼桌子住校过。石军战,一度学习成绩还行,不过后来又沉没了。

 

 

 

 

 

 

 

 

 

 

班级部分人马合影

还有闫亚妮、张雪婷、张颖娟、滕娟、孙婉莹、李巧茹、王馨、党亚斌、高文欣、王亚娟、王喜莲、康剑虹、赵焱、王永康、杨波、薛小强、杜洋礼、赵林涛、小燕、王峰、贾立斌、闫双宏同学,感谢你们高中那一年半的共同学习和陪伴。高中低年级是人生中极其重要的一环,应该说,没有彼此的伴学,就没有你我的今天。

现在还是年关,这里,老同学给以上各位拜年了。

谨以此文,致户县一中的895班,致已经逝去的青春

同济沈海军

 

附录1:高中生活 不堪回首 http://shenhaijun.blog.caixin.com

附录2:读恩师王荣科《与妻书》有感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56-659666.html 

附录3:小云同学“相聚200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e1f3170100azsw.html 



推荐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