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海军 > 《失途》-女儿的第一轮擂台赛作文
十二
4
2013

《失途》-女儿的第一轮擂台赛作文

     我出生于一个沙漠边境的小国,这个国家曾经被称作“黄金的镶钻”,像水珠一样小心翼翼的缀附在沙漠旁,我忘记是那一个来此探险的旅行家曾描绘说我们的国家是纯净的白沙之城。我们的国王,是我们唯一的信仰,他相信城民们可以像朋友一样交往,他为了治理国家的治安问题曾将死刑犯的塔拉监狱搬迁到远离国家的刺槐之城,民众为此连续庆贺了五天五夜。但这信仰正在一点一点的随着沙尘的扩散而被瓦解,不仅是沙尘反复无常的袭击苦难连连,一名忠贞的臣子告诉他通往塔拉监狱的路早已被不断前进的沙尘所掩埋,塔拉监狱已无人问津,而最近所抓住的杀人犯只能留在国王的国度里让百姓担忧,百姓会看到白昼时未苏醒的黑暗时感到忧伤,国王为了巩固自己仍如以前一样的地位,征集派遣“正义的英雄”送杀人犯去往塔拉,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的父亲是个不断想向上攀爬的商人,他有五个儿子,我就是第五个。儿子对他而言就好比木梯,他让我的大哥跟随他做生意,二哥当然被送进政府成为高官,后面几个接二连三对他的事业起了帮助,而只留下了我成了家里的废物,直到国王发布了征集“英雄”的命令,父亲从年轻的我身上看到了机遇,如果这次我安全送达,那么我回来后就是英雄,这是家族的荣耀,我想他应该知道这条路上面对沙尘所暗藏的杀机,但他无动于衷的一次又一次让我的二哥向国王推荐我,我仍然记得他宣布这条消息的时候,是笑的的。
    出发时,我见了随行的几个同伴,首先认识的领队是一个暴力的监狱长叫"利文",他笑着说他的宠物是一只老虎,他曾经建议他的上级用他“可爱”的宠物来抓逃犯,他的上级紧张的发抖,现在他被上级以勇猛的美名推荐成为“正义的英雄”。
    “我应该用我的宠物来逼迫他把他的职位让给我当!哈哈......”
   他夸张的笑着,擦拭着他锋利的刀。想让我摸摸,我紧张的摇摇头。
   接着认识的是一个诗人,他看起来弱不禁风,他向我介绍时一个劲的表达着他对国王此举的赞美,他说时,我在心里不断的暗骂,在听完他永不绝的赞美之后,他再也找不到谈词的歉意地对我说”顺便说一下我的名字叫”艾森“,他的眼神怀着善良歉意,却让我十分想用拳头砸他的脸蛋。我想他一定是自己热情的主动向国王推荐自己,才来到了这里。
   接着认识的一个“汤”给我的感觉只有两个字”正义“。他一板一眼的言辞,对上级领导的尊重,总让我怀疑他为什么会与我们同行,利文讽刺的笑着告诉我“哈!是被他的朋友陷害的。”他的回答声音太大,以致汤回头盯着我仿佛在盯着一个小偷,我不敢向他介绍自己。
   而唯一让我欣慰的是我的朋友“西文”。他一推开门我就感到温暖。我们自小一起长大,我们太像了,从爱好,兴趣,甚至喜欢同样的女孩。我一直相信他来到这里是为了陪伴我。他不粗暴,他善良无害,让我我感到欣慰,至少我还有一个朋友。
   我也略微了解了一下我们要遣送的三个犯人:一个是反对国王的政客,他没有杀人的罪例,却“毫无疑问”的要被送往塔拉监狱,他痛恨国王,将诅咒写在一本又脏又破的红皮书里,我有意要看,他恶狠狠的将它抱在怀中仿佛保卫他的命。还有一个,在我眼里他完全是一个胆小鬼,蹑手蹑脚的行为,只因为杀死了他不忠的妻子,那可能是他唯一胆大的一次。还有一个自称自己是一个地质学家,他说他在考察时失误将自己的同伴埋在了地穴里而不幸入狱。
   旅程一开始没有那么艰难,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充满生机的绿洲,空气中之后有着点滴的湿润。而随着旅行的前进,与偶尔遇到的几次沙尘,我们的处境不再那么乐观,差不多三周我们开始行路艰难。
    我感觉到了行路中的一些变化,利文显现出他残暴的本性,他一开始只是因为沙漠无边无际的无聊而开始讽刺嘲弄这些可怜的犯人,他笑着说“杀人犯,哈 哈!是因为血很漂亮么?你们喜欢血么?哈哈.......”我们其余只能远远的观看,汤有时会大吼,“他疯了!”接着利文开始变本加厉。他会把那个胆小鬼单独拽出来,让他“伺候”他。
    而另一方面,我们讨厌的诗人将反叛者的红色的书给烧了,是一次反叛者用他黑黑的指甲在书上记录什么时,诗人凑过来看,大概是出于本性对纸张文字的热爱,而当他在扭曲变形的字中读出其含义时,他愤怒的全身颤抖,将书狠狠的撕烂扔在了火堆里,反叛者立马就疯了,他向狼一样扑到他身上,咬着他扔书的手臂,他们在沙地里扭打,黄沙弥漫。我们将他们拉开,给诗人治疗,安慰,反叛者嘴里吐着脏话,利文给了他一脚。
    第二天,诗人死了,反叛者也死了。汤是在我与西文醒后告诉我们这件事的,他表现的很平常,大概经常遇到这种事,而我和西文很害怕。汤说他在我们醒之前就将尸体处理掉了。  
   “很明显是反叛者杀了诗人后自杀的,诗人脖子上的痕迹,反叛者指甲缝隙里全是血,并且吞食沙子自杀了。”
     我听后紧张的看着和我同睡在一起的西文,他的眼睛睁得很大,我们互相安慰,并且相信我们的友情可以祝我们胜利凯旋。
    死去了诗人,我们并不难过,因为毕竟在这样一个处境,我们都很讨厌国王的安排,倒是对反叛者的逝去有点可惜。但对犯人们而言情况非常糟糕,利文更加飞横跋扈了,他对胆小鬼的欺负只有变本加厉。我们常看到胆小鬼毫无精神的满身青紫疤痕的为利文端饭,晒毯子,有时候利文还会大笑着让他赤手去拿火堆里的肉,并且训练他像它的宠物一样的爬,我们有时会问,但他却满脸柔情的说“我太想念我的宠物了”,我感到恶心,但因为暴力的威逼,我和西文只能这样,而汤却最终站了出来,他阻止他,他将胆小鬼从地上提起,让他跟随他,不要再被利文欺负了,利文一开始也就随他,但不过三日便开始不耐烦,接着是暴怒,烦躁,但汤仍然丝毫不改面色。
   我们感到了地质学家的用处,在这个紧迫糟糕的环境了只能依靠他的指路来判断前进的方向,我和西文以及地质学家在中午去寻找可能的绿洲却没有收获,黄昏时回来后,发现汤不见了,营地只有利文和两个犯人,利文在毒打胆小鬼,我们问利文汤去了哪里,他支支吾吾的说,谁知道呢,估计逃了。
    直到晚上,利文让胆小鬼去火堆拿烤肉时,胆小鬼将利文推到了火堆里,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水源来治疗利文的烫伤,看到他腐烂的皮肉,他开始变得神智模糊,像在一点一点的被死神感染。胆小鬼出于羞愧,一直在照顾他,他有时会边照顾时边哭泣,我们也一直围绕着利文,利文在最终咽下那口气时,胆小者哭了,他说汤是被利文给杀死的。他哭的很痛心,比每一次在照顾利文时流得都多。最后我们要继续前行时,他坚持自己留下来,我们只看到他默默的背影。我和西文在黄昏时安静的看着对方,我们什么都说不出了,不是因为恐惧,也不是因为有太多而无法表述,而是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变得苍白,像白沙。
    形式变得越来越复杂。只剩下我们三个了,我觉得危险,仿佛沙漠中只可能我们中的一个可以活下来的危机感,因为望着茫茫的沙漠,我们不知道能不能到达塔拉,希望消失了一样,毫无目的,可是即使这样我们也找不到自由,或许只要有同伴,我们都不是自由的。西文和我疏离,我们不再睡在一起,开始经常单独活动,我不知道他有时偷偷摸摸会干些什么,但我对那些全都感到担心与紧张。他有时会莫名其妙的说起过去的时,说道追求的女孩子,“为什么你也喜欢她,那我就不得不把她让给你了,我放弃了!我放弃了!”我无法安慰他,有时会有小小的沙尘来,像在袭击我们的友情。
    那天我单独去寻找绿洲,只能依靠我们唯一的地质学家的指点,真是讽刺我们只能依靠一个犯人。
    我在回来时却看到地质学家拿着利文的刀走向我,一开始我什么都没有想,最终在他竖起刀时他哭喊道“我根本认识沙漠......”我突然明白了,突然感到了力量的倾斜,但这仿佛从一开始便暗伏,他们都是杀人犯,而现在可能只剩下我一个了,我一直以为会将我吞食的是黄沙。我发疯的向原路跑去,很累,黄沙也在不断地深陷。后来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和地质学家扭打了起来,只能凭借我的年轻,我想起诗人与反叛者,残暴的人与胆小鬼,还有死亡和我的友情,他们都在天平的两端,天平开始倾斜,我的眼睛被扬起的黄沙刺痛,但却有些许水滴在我的额头上,久违的感觉,我对他吼着“你只能靠我了,你确定你要杀死我么,你可能也活不了了”我感觉他突然没有力气了,他松手了,有更多水珠滴了下来,我确定无误那是的眼泪。他变得平静了。
   而黄沙让我什么都看不清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也许过一会儿就好,我只能伸手去摸骗子的手,我确信哭着的人没有力气握住刀,果真如此,我握着他的手对他说:
  “只有我们了,我们可以一起找水,一起找绿洲,我们彼此依靠。现在只剩我们了,你可以相信我。你只有我一个朋友了。”      
     我在想,只能想,我的眼睛仍然看不见,看不见的并不仅仅现在的这些,更是看不清我们是否会死的未来,但我却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了一个旅馆里,我在吧台上煮咖啡,西文作为我的助手帮助我,他在一旁哼小调,骗子地质学家正在忽悠沙漠中的旅客,楼上住着胆小鬼与他的妻子,我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孩啼声与笑声,客人告诉我反叛者成为了新的国王,而汤是他的大臣,诗人边喝咖啡边开始赞美反叛者,利文在门前一闪而过,他在与他的宠物在一起巡逻......
     我的眼睛可以睁开了一点,却只看到了茫茫的白色。 
推荐 4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沈海军 沈海军

西北工大学士(1993年)、硕士(1997年)、博士(2000年)、南京航大博士后(2002年);现任同济大学航空力学学院教授,兰州交大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飞行器工程所所长。 担任《The Ope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Journal》杂志编委;教育部教学指导委员会成员。中国纳米艺术第一人,中国昆虫动力飞机第一人,中国三维打印飞机成功设计与试飞第一人。
主要研究方向:飞机设计、疲劳断裂、纳米力学等。已发表论文200余篇,其中,SCI检索30篇余篇、EI检索50余篇。承担或参加过国家863、国家自然基金、航空基金等多个项目。著有《纳米科技概论》、《新型碳纳米材料-碳富勒烯》、《近空间飞行器》、《纳米艺术概论》、《航空航天概论》、《千姿百态的纳米花》等著作。
联系方式:shj@tongji.edu.cn
上海市彰武路100号,同济大学航空与力学学院,200092

个人分类

文章归档

最新评论